斗球体育logo斗球体育

欢迎光临斗球体育
我们一直在努力

马德兴:高拉特出战2022世界杯基本无望 要等2026

马德兴:高拉特出战2022世界杯基本无望 要等2026

  已入籍的巴西球员高拉特通过央视《足球之夜》再次表达了希望为中国国家队出战的愿望,坦诚“需要走流程”。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高拉特想要代表中国队出战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预选赛,基本无望,只能期待2026年的世预赛了。这不是中国队、中国足协不希望召入高拉特的问题,而是在国际足联看来,高拉特恐怕只能再等四年才具备代表中国队出战的资格。按照国际足联相关章程的规定,国内因为理解上出现偏差,从而让高拉特失去短期内代表中国队出战卡塔尔世预赛的可能和机会。

  1、阿兰与高拉特鲜明反差背后

  今年以来,中国男足国家队已先后组织三期集训。最近一次上海集训期间,李可、艾克森以及洛国富三名入籍球员同时被征召入队。而且,主教练李铁期间接受采访时还公开表示,本来还想征召已租借到北京中赫国安的另一名入籍巴西球员阿兰,但因阿兰当时尚未返回中国,所以才未召入。相反,外界关注度更高的高拉特,李铁则是只字不提。

  当然,部分媒体以及球迷则是不依不饶,甚至将高拉特未能入选国家队“归罪于”中国足协。可实际情况恐怕并非像外界所想象的那样,有几个颇值得注意的细节:

  首先是签约时间。2015年1月13日,高拉特正式以当时创纪录的1500万欧元与恒大签下为期四年的合同。三天后也就是2015年1月16日,恒大又以1110万欧元与阿兰签下为期四年的合同。从抵华的时间角度来说,高拉特比阿兰还要早几天。

  其次,入籍时间。按恒大方面对外透露的时间,高拉特于2019年9月3日在广州完成落户并取得中国身份证;而阿兰则是2019年9月16日在广州完成落户并取得中国身份证。换而言之,高拉特加入中国国籍的时间比阿兰还要早差不多两周。

  第三,由于高拉特和阿兰来到中国的时间前后相差没有几天,理论上至今年初就已在中国生活满五年了,可以向国际足联申请转换注册会籍。实际上,包括洛国富在内,中国足协是将高拉特、阿兰以及洛国富三名入籍球员同时上报国际足联、申请办理转换会籍的,希望批准代表中国国家队出场的资格。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不管是洛国富还是阿兰,都是在今年3月9日同一天接到了国际足联的正式通知、被告之已取得代表中国队出战的资格,唯独高拉特未能接到国际足联的许可通知。

  这也就意味着:高拉特在转换会籍方面肯定是遇到了问题、未能获得国际足联“运动员身份委员会”的审核。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国家队断然不可能将高拉特召入国家队,哪怕是参加集训也没有可能。于是,外界纷纷质疑“国足为何不召高拉特”,恐怕也就搞错的目标与方向。

  2、入选巴西队不影响转换会籍

  高拉特之所以未能和阿兰、洛国富等同一时间获得FIFA批准,有人将其归结为:高拉特曾在2014年9月9日代表巴西国家队参加了1比0取胜厄瓜多尔队的那场比赛。但这场比赛并不影响其转换会籍,因为它不是国际足联章程中所规定的“正式赛事(official competition)”。

  在国际足联章程“8.1.a)”中规定得很明确,只要没有代表某协会代表队参加过国际足联或洲际足联组织的正式大赛(如世界杯、美洲杯、亚洲杯、欧洲杯、中北美洲及加勒比地区金杯赛、非洲国家杯赛等这些属于国际A级赛赛事),哪怕是那些代表原协会出场参加过国际A级赛热身赛的球员,也都有权力选择代表队。当然,前提是需要具备国际足联章程中所提及的资格。

  这一段规定中,“official competition(正式赛事)”是“由国际足联或下属任何大洲足联组织的、由代表队参加的赛事。”而“‘A’ international level”则是最高一级也就是国家代表队一级的,以区别于各级青少年级别代表队。高拉特在2014年9月9日代表巴西国家队参加对厄瓜多尔队的那场友谊赛,并不是由国际足联或南美足联所组织的国家队正式赛事,所以也就不会影响到高拉特转换会籍后代表中国队出战。这就好比西班牙国脚迭戈·科斯塔,在2013年3月份被时任巴西国家队主教练斯科拉里召入队中,并参加了对意大利队和俄罗斯队的两场热身赛,但这并没有阻止他利用在西班牙居住满五年的规定,转换身份、代表西班牙国家队出战。于是,高拉特的转换会籍申请之所以未能通过,当然与其以前代表巴西国家队出场无关,应该是另有原因。

免责声明:此文章为 斗球体育编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本文地址:http://www.yingxun.org/ouzhoubei/07041956.html